《草根紅途:升遷有道》 小說介紹

小說《草根紅途:升遷有道》是作者喝杯濃茶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喝杯濃茶,講述了... 就在洪澤偉憤怒之時,響起開門的聲音,嚴春英走進房間裡。那位男子攤了一下手:“這傢夥是我碰到最頑固的人,剛剛還騙了我幾口麪包。”嚴春英張大美眸,聲音很低:“兩夜一天,纔給他吃幾口麪包?”“對呀,他還打算死

《草根紅途:升遷有道》 第3章 免費試讀

就在洪澤偉憤怒之時,響起開門的聲音,嚴春英走進房間裡。

那位男子攤了一下手:“這傢夥是我碰到最頑固的人,剛剛還騙了我幾口麪包。”

嚴春英張大美眸,聲音很低:“兩夜一天,纔給他吃幾口麪包?”

“對呀,他還打算死扛到底呢?”

男子才說完,嚴春英有些不悅:“出去,以後不能這樣。”

那位男子走了出去,嚴春英走到辦公桌,將一直照在洪澤偉臉上的燈光轉到桌子上。

“洪澤偉,你可以回去了!”

聽到嚴春英的話,洪澤偉慢慢地站了起來,身子晃了晃差點倒下去:“怎麼讓我回去了呢?”

“實話告訴你吧,任勇自已將事情交代清楚了。”

我艸!

洪澤偉暗中不爽,一天兩夜冇睡覺,重要的,他不能去參加答辯會。

就他這種冇背景的人,這次竟爭農經辦主.任的機會,是任勇給他的。現在任勇出事,他也冇有下一次的機會了。

洪澤偉搖著頭,欲哭無淚呀。

嚴春英的筍指敲著桌子:“洪澤偉同誌,鑒於你抗拒交代問題,對待紀檢人員態度惡劣……”

洪澤偉趕緊打斷嚴春英的話:“嚴主.任,請你高抬貴手,彆發出太嚴厲的通報,行不行?”

嚴春英冷著臉:“原來你還會害怕。”

“是,我害怕,若是受到太嚴重的處理,我父母會傷心。”洪澤偉不得不裝孫子。

“但是,你的態度確實惡劣。我們秉承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原則,會將你的惡劣態度通報給林春鎮政府。”

洪澤偉一聽,感覺完蛋了。

鎮長許開放,暗中跟任勇不和,現在任勇出事了,許開放是不會放過他的。

紀檢向鎮裡通報他態度惡劣,許開放更有收拾他的理由。

“回去吧,好好反省一下你的表現。”嚴春英說著站了起來,關掉電風扇,走出房間。

“艸!要是我能翻身,官能比你大,看我不收拾你!”洪澤偉很惱火地嘀咕。

“你說什麼?”嚴春英轉過身,冷眸看著洪澤偉。

洪澤偉聳聳肩:“我說我會好好反省的。”

說完話,洪澤偉邁著睏倦的步伐走向電梯間。此時是他被帶到紀檢,過了一整天和兩夜的上午。

嚴春英剛纔已經聽清了洪澤偉的嘀咕,看著他的背影,感覺這個傢夥,骨子裡透著一股決不馴服的硬氣。

這時,兩位男子走到嚴春英旁邊:“嚴主.任,給林春鎮的通報要怎麼寫?”

嚴春英點點頭:“這傢夥,是我所接觸的人中,最有才華的一位。而且,這件事其實跟他無關,通報我親自來寫吧。”

這時候,洪澤偉走出縣大院,現在他最需要的,就是回家裡洗個澡,好好地睡一覺。

可是,一路走他又一路在想著,是誰舉報任勇?

現在他已經知道,那位老闆是受到某人的指使,送現金陷害任勇的。

最值得懷疑的人,就是喬婉儀,她的老公是縣刑警大隊長,她老公的父親,據說是江州市的實權大人物。

喬婉儀這時候舉報任勇,時間拿捏得很精準,就在他們要舉行答辯的前一天晚上,嚴春英就將他帶到紀檢。說不定,嚴春英也在配合喬婉儀,當上鎮農經辦主.任。

這泥瑪的,編製內的套路不但多,而且無比狠毒啊!

洪澤偉正在這樣想著,卻聽手機響起來電**,一看手機,是廣電局的局.長曾炳忠打的電話。

這個曾炳忠,跟任勇的關係很好,同時還是他和柳溫婉的媒人。

而且,曾炳忠還幫助他,從鎮黨政辦公室抽調到任勇的身邊。

可是,他自認是一個小公務員,從來不跟曾炳忠打電話,隻是偶爾跟柳溫婉到曾炳忠家裡拜訪,巴結他一下。

這時候,他剛剛從紀檢走出來,曾炳忠的電話來得太恰到好處了。

“曾局.長呀,您好!”洪澤偉心情再不好,跟曾炳忠說話也得露出笑容。

“小洪啊,出來了吧?知道你被紀檢叫走了,我很著急呀。”

“謝謝曾局.長!我已經出來了。”洪澤偉真心地感謝。

“好!出來了就好,安心工作吧,任勇的事,我會幫忙的。”曾炳忠又說了幾句安撫的話,掛斷了電話。

但是,曾炳忠的電話,卻讓洪澤偉皺著眉。

曾炳忠怎麼也知道,他從紀檢出來了呢?又是一個令人費解的問題。

在紀檢的房間裡,洪澤偉在推敲舉報任勇的嫌疑人之時,曾炳忠也在嫌疑人之中,隻是馬上就被他推翻掉。

此時再仔細推敲,任勇出事,其實最占便宜的人就是曾炳忠。

任勇跟曾炳忠兩人正在竟爭副縣長,跟他和喬婉儀一樣,一方出事,另一方就冇有竟爭對手了。

“**!”

洪澤偉低聲罵了起來,他還是不相信,曾炳忠會給任勇下了那麼狠的套路。這事越想越亂,那就不想了,先睡上一覺再說。

走到他們住的房間門前,洪澤偉掏出鑰匙打開門。

當他關上門,走向客廳的沙發,發現臥室的門敞開著,裡麵傳出輕微的動靜。

洪澤偉往臥室裡一看,頓時心中又燃起怒火。

這時柳溫婉渾身不著一物,白盈盈站在臥室裡的大鏡子前,欣賞著自已的身體。

特麼地,難道她不知道,他被紀檢叫走了嗎?還有這麼好的心情欣賞自已的身體。是不是在看著,會不會被那個男人搞得肚子隆起來了。

柳溫婉從鏡子中看到洪澤偉,轉過身子,豐腴白皙的身子展現在他的麵前,張大著嬌眸:“你怎麼這樣疲倦?”

臭婊.子,居然還假裝不知道,他被紀檢帶走了,曾炳忠都知道了,她能不知道嗎?

“冇什麼,被紀檢叫去了而已。”洪澤偉坐在沙發裡,真想倒下去好好睡一覺。

可看著柳溫婉的臉上,也是透著疲憊,他不在的兩個夜晚,她肯定又跟那個男人躺在那張床上,激戰了無數次了吧。

“臭婊.子!”洪澤偉突然抑製不住憤怒,咬牙罵了起來。

柳溫婉瞪著嬌眸:“喂,你罵誰呢?”

洪澤偉看著柳溫婉:“我罵該罵的女人,我呸!”

柳溫婉臉色一變,柳眉倒豎:“誰是該罵的女人呢?”

洪澤偉笑了笑:“我罵喬婉儀,你怎麼好像挺不自在。”

“我……”柳溫婉隻是出了一聲,轉身走進臥室,一會穿好了衣服,打開門走了出去。

柳溫婉和喬婉儀,洪澤偉都想罵。

馬德!洪澤偉真想跟蹤柳溫婉,找出跟她在一起的男人。

可現在他得趕緊回到林春鎮,接受批評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