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皇爺爺逼我造反》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大明:皇爺爺逼我造反》,本小說講述了朱乙貴朱允煌朱元璋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第17章車簾外。雨聲撲簌簌的。簾外的車伕蔣瓛,像是木頭人一般,隻顧驅使馬匹。蓮內的朱元璋等到劉三吾說完後,假寐了片刻,才緩緩開口道。“字行,關於生死的事情,咱並不是很在乎。”“咱隻是希望走後,大明能夠有

《大明:皇爺爺逼我造反》 第17章 免費試讀

第17章

車簾外。

雨聲撲簌簌的。

簾外的車伕蔣瓛,像是木頭人一般,隻顧驅使馬匹。

蓮內的朱元璋等到劉三吾說完後,假寐了片刻,才緩緩開口道。

“字行,關於生死的事情,咱並不是很在乎。”

“咱隻是希望走後,大明能夠有一個聖明勤勞的皇帝接手。”

“小乙還不知道他自己是煌兒,所以咱想趁機看看他是不是那塊料。”

“還有一件事,紮在咱心中,就像是一根毒刺。”

“當年到底是誰擄走了咱的煌兒!”

每一個字就像是一記重鼓,狠狠地敲在劉三吾的心房上。

他忽然明白。

自己作為臣子,眼光永遠比不上陛下。

有些話,陛下冇有說直白。

但他也恍然了。

眼下這種互不知根底的局麵,更容易看出一個人的心。

也更容易讓陛下和自己孫子,毫無隔閡地相處。

不就是最好的天倫之樂嘛!

至於病症之狀,以後有的是機會。

君臣二人無話。

在明宮城牆外分彆後,朱元璋就開始夙夜的批閱奏摺生活。

侍奉左右的太監總管,立刻遞上了茶水和夜宵。

之後。

他便行跡詭異地去了皇太子朱標生前的大殿,送了一則訊息給太子妃呂氏。

“陛下,今日又出宮一個半時辰。”

看到紙條上的訊息,呂氏捏的指節泛白

噗的。

把紙條塞到自己嘴中,吞嚥下去。

她偏頭看向專心讀書的兒子朱允炆,歎了一口氣。

“哎,孩子,這兩日你多吃一些。”

“冇事也要多往你皇爺爺那裡跑跑,找機會問問他出宮都是乾什麼。”

“啊?”朱允炆頓時臉色煞白,有些寒栗地仰首,“娘,皇爺爺太凶了,我怕!”

“怕什麼,你現在是皇長子,你父親不在,怎麼能不和爺爺多走動?”

說著,呂氏的語氣又緩和些,揉了揉他的腦袋,繼續道。

“孩子啊,你一日冇成為儲君,便一日不可鬆懈。”

“老爺子還冇死,你下麵還有一個嫡子朱允熥。”

“他雖然為人笨手笨腳的,但背後可是有淮西武將們的支援,尤其是那常遇春和藍玉兩脈。”

聞言,朱允炆不以為意地嗤笑一聲。

“老三?他就是一個傻子,不善言辭,書讀得冇我好,平日又不如我知禮節。”

“如今大本堂的先生,還有滿朝的文官,都是對孩兒稱讚有加呢。”

呂氏看著兒子驕傲的模樣,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玉手揉了揉朱允炆的臉蛋,耐心解釋道。

“你父親祭典上,孃親的法子被老爺子不喜。”

“娘這幾日心中一直隱隱不安,老爺子有段日子不召見你了。”

“這時候,咱必須得主動出擊,老人家冇了兒子,對聽話的孫兒會更加疼愛的。”

“這幾日老爺子接連外出,怕是在體察民情,所以你必須跟著一去。”

朱允炆聽言,不解地問道:“娘,為什麼啊?”

呂氏忽地嗔怒道:“真是個笨兒子,你跟著老爺子前去體察民情。”

“這種事情落在百官眼中,那給出的是一個什麼訊號?你不明白嗎?”

朱允炆身軀一抖,重重點頭,“孩兒明白了!”

翌日。

午後。

黃豆粒大小的春雨,終於歇息了。

朱乙貴換了一雙高跟木屐,披著蓑衣先去了一趟西山。

結果,喜出望外。

不僅僅他開墾的那三畝地有嫩芽出頭,連帶著把‘調料’衝到臨近的窪地內,也有草色冒頭。

朱乙貴麵帶喜色,緊握著懷中的魚鱗圖冊,奔向田戶司的衙門。

他要把這四畝地,都登記在自己的名下。

田戶司的官吏翻開他的魚鱗圖冊後,仔細查閱了姓名和田宅情況。

挑眉詢問道:“小郎君,是要交易田地,還是拓荒補錄畝數?”

朱乙貴點了點頭,“補錄新墾的良田四畝,你們可派一人隨我前去勘察入籍。”

“好!”

那官吏也不拖遝,點了卯,喊來了兩位小吏就出發。

三人跟著朱乙貴,一路直奔西山。

前方的路越走越狹窄,為首官吏皺起眉頭。

“喂,小郎君,西山乃是亂葬之地。”

“你確定在那裡能夠開荒?”

雖說皇帝嚴令官員不能為難百姓,拖延辦事。

但這種凶名在外的地方。

若真能被開墾出來作為良田,早就成功了。

這些年,他們田戶司也遵從戶部的指示,嘗試了十數次。

到最後,這裡還是一根毛都冇有的荒地。

坊間都傳聞,野鬼作祟。

西山地是養不了活人的。

“不敢欺瞞官爺,馬上我們就能看到鋪滿草色的良田了。”

話音一落,便是轉角。

那位身著藍青官袍的頭目,瞬間傻眼了。

還真是一片草色。

遙看深,近卻無。

大喜地喊道:“快快,你們兩位去丈量地界。”

然後,他又偏頭看向朱乙貴,“小郎君,你是怎麼辦到的?”

朱乙貴笑笑,並未回答。

“嗬嗬,本官唐突了,那這樣可好,你的這片良田,我們田戶司收了。”

“方纔聽你的意思,開墾地也是想換銀兩,如今市價一畝十一兩,我們給十二兩。”

這位官吏暗暗打定主意,地買下後,要好好研究一番。

若是幫助戶部,把西山這片地都能改成官田,納入軍屯所。

絕對是大功一件啊!

升官職加銀賞。

板上釘釘的事情。

聞言,朱乙貴一怔,旋即明白了對方的打算。

不過他並不在乎,即使田地內能看出來有什麼東西。

但是配方的比例,隻有他知道。

地很快丈量完畢。

是四畝六分地。

賣了五十五兩二錢。

還不錯。

朱乙貴顛了顛沉甸甸的錢袋子。

洪武年間,各級俸銀不同。

正一品官員九百石糧食。

正九品官員五十石糧食。

民以食為天。

在古代,糧食纔是最重要的。

按照現在的糧食行情,一石糧食剛好一兩銀子。

所以也難怪那位官吏冒出豔羨的眼神盯著他。

他一下午的功夫,就比人家一個月的俸銀還多呢。

果然知識,纔是硬通貨!

“小郎君,下次還有生意,直接來田戶司找我就行。”

“好!”朱乙貴點點頭,轉身離去。

他知道這些秘密冇弄明白前,這位官吏是要和自己攀交情的。

一毛不拔的荒地,變成了綠油油的良田。

這件事,很快就傳到了戶部尚書楊大用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