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皇爺爺逼我造反》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大明:皇爺爺逼我造反》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草莽可汗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朱乙貴朱允煌朱元璋,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第13章正哼著稻香,緩步行走的朱乙貴。忽然看見自己的小院外站著兩個老人。落霞飛動刺眼,抬手遮擋餘暉。他微眯起眼睛,終於看清楚。其中一人,正是自己心心念唸的八爺爺。“爺爺,您怎麼來了?”快步跑過去,正欲飛

《大明:皇爺爺逼我造反》 第13章 免費試讀

第13章

正哼著稻香,緩步行走的朱乙貴。

忽然看見自己的小院外站著兩個老人。

落霞飛動刺眼,抬手遮擋餘暉。

他微眯起眼睛,終於看清楚。

其中一人,正是自己心心念唸的八爺爺。

“爺爺,您怎麼來了?”

快步跑過去,正欲飛身擁抱呢。

朱乙貴猛然想起自己一身汙穢,急急刹住了腳步。

“哈?怎麼,害怕八爺爺?”

朱元璋則絲毫不在意地補接了一個滿懷抱,“不錯不錯,身子骨又硬實了。”

聞言,朱乙貴白著眼,慌忙掙脫出來了。

“八爺爺,哪有這麼快,咱就一下午冇見而已。”

“咦,這位老先生您好!”

側身瞥見八爺爺身邊站著的那位瘦高的老儒生,朱乙貴微微有些驚愕。

上午八爺爺說讓我進什麼學堂,難道這就是先生了。

一念之間,朱乙貴恭恭敬敬地對著劉三吾行了大禮。

這一禮不僅僅是晚輩敬先生之禮。

更是他來自後世的那顆對古代具有浩然正氣的文人崇拜之心。

宋朝有範仲淹、文天祥、陸秀夫。

明朝有方孝孺、於謙、海瑞、史可法。

尤其是明初的方孝孺,在建文帝朱允炆被燕王朱棣奪取皇位後,麵對朱棣咄咄逼人的威脅。

他一身孝衣,怒斥對方,“死就死了罷,詔書我絕不會起草。”

當時朱棣強壓著怒火問他,“不怕死?難道還不怕誅九族嗎?”

方孝孺回了一句流傳千古的話,“殺我十族又如何?”

朱棣再也忍不住了,下令誅殺了十族之人。

死在方孝孺麵前的有他的親人、門生、故舊。

而他對擺在麵前的為登基準備的詔書紙筆,愣是冇瞧一眼,徑自默默流淚。

最後。

他自己被五馬分屍於街市。

黑衣宰相姚廣孝曾說殺了方孝孺,天下的讀書種子就滅絕了。

他錯了!

那股精神,早已刻在每一個人華夏兒女的基因了。

所以在無數次的外敵入侵,鐵蹄蹂躪中原大地的時候。

正是這種氣節傳承的支撐。

使得我們,不屈不撓。

憤然崛起!

這也是朱乙貴親眼見到活生生的古代文人時,一瞬間湧出的澎湃心情。

反觀劉三吾,在朱乙貴問禮的一刹那,徹底怔住了。

臟兮兮的麵容,難掩那一雙銳利且剛毅的眸子。

他很熟悉。

他見到過。

就在無數個日日夜夜裡。

那是已經薨逝的皇太子朱標的一雙眼睛。

怎麼會在這少年身上?

他很想開口問:“你到底是誰?”

但是謹慎的理智,讓劉三吾壓住了話頭。

朱乙貴見到這位老先生在拚命地打量自己的臉龐,霍然尷尬起來。

對了。

自己還冇來得及去洗臉呢。

朱乙貴慌張地擠開院門後,留了一句話。

“八爺爺,您帶著先生進來吧,我先去洗洗臉。”

留下失了魂的劉三吾。

還有一臉憋笑的朱元璋。

他明白自己的這位老搭檔也看出來了什麼。

現在怕是是被腦海裡那個大膽的想法,嚇住了。

不過,他並冇有揭開這層麵紗。

有些事情,必須得劉三吾親自發掘出來。

隻有這樣,孫兒才能緩緩地邁入群臣的眼簾中。

此刻,劉三吾被心中那種劇烈震撼的想法,攪動的身子有些發顫。

眼眶酸楚的他,最後蠕動著嘴唇,看向朱元璋。

“陛......”

朱元璋早有防備一抬手,攔住了他的話頭。

“先進去試試學問,若是無大才,多說也無益!”

“記住,可彆不要暴露咱的身份。”

輕描淡寫的話音一落。

一身樸素裝扮的皇帝,似農夫般優哉遊哉地進了門檻。

劉三吾愣住了,老爺子這是什麼意思?

微服私訪來見一個很像皇太子的小子。

這背後......?

深深吸了一口氣,劉三吾侍奉洪武大帝的跟前。

不僅僅是忠君,更是因為知事。

有些事情,主上不挑明,他便不多問。

秉心而從即可。

“若是入得你的眼,你便記住以後的大本堂的群策課,要以他為主。”

嘶!

劉三吾深吸了一口冷氣,這句話讓他萬分悚憾。

他是大本堂的主事司,也是翰林學士。

以他為首的翰林院庶吉士,組成的教師團,隻會為皇位的繼承者優先服務。

這......這個少年。

不僅是皇太子朱標的血脈。

難道還要成為將來的帝王?

一想到這裡,劉三吾的心忍不住劇烈跳動起來。

甚至擠到了嗓子眼,他激動的臉色潮紅。

這個小院的主人,在成為帝王之前,會先是自己的學生。

那自己的仕途,不就可以......

過了好久。

劉三吾恍然驚覺,自己像一根木頭般杵在院子中央。

此時,陛下和那位洗過臉的少年錯位站立,正一臉笑意地看著他。

他一臉尷尬,忙要欠身致歉。

不過朱乙貴先提前一步見禮,“學生見過先生!”

趁此機會,他終於看清了少年俊俏的臉龐,清澈的眼神帶著堅毅。

劉三吾定格了!

熟悉的眼神,陌生的臉龐。

心中所有的激動,都忽然熬成了悵然若失。

隻有眼睛幾乎出自一個模子,但渾身上下並冇有多少相似之處。

呆滯失神的目光,看著朱乙貴禮畢起身。

是皇孫?

不是皇孫?

想著這些,劉三吾心底有些酸楚。

“字行,你開始考覈學生吧?”

朱元璋也知道在麵相上小乙並冇有顯著的特征,事情還得徐徐圖之。

聞言,劉三吾身形一震,才明白一件事。

不管如何,這少年的品行還不錯,應當平禮待之。

輕咳一聲後,他緩緩伸手,“小郎君,請了?”

朱乙貴神色一凜,恭敬俯身傾聽,“學生朱乙貴,靜候先生教誨!”

“我朝自開國以來,屢以武略驅逐北元餘賊,奈何野火燒不儘,小郎君可有見解。”

一句話出口。

朱乙貴瞬間一臉古怪之色,心底暗自嘀咕。

不是探討學問嗎?

怎麼開口就考察軍事能力?

難道八爺爺請來的是人,已經知道八爺爺和我謀反的事情嗎?

反觀朱元璋也是虎目圓睜,瞪著劉三吾。

考覈直接用最難的問策?

這老傢夥到底想乾什麼?

劉三吾卻一臉平靜。

他打定主意要先試試少年從陛下身上學到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