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廢婿》 小說介紹

孤島廢婿(主角穆飛李初菡):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孤島廢婿全文。 第1章“父親,願您在天之靈保佑我此次遠渡重洋能夠重振家族雄風,您失去的一切,我會親手討回來!”穆飛手握一封破舊的染血遺書靜靜站在遊輪欄杆旁,依稀可以看得見,遺書上那行令人心碎的話語。兒子,爸爸對不起你,

《孤島廢婿》 第1章 免費試讀

第1章

“父親,願您在天之靈保佑我此次遠渡重洋能夠重振家族雄風,您失去的一切,我會親手討回來!”

穆飛手握一封破舊的染血遺書靜靜站在遊輪欄杆旁,依稀可以看得見,遺書上那行令人心碎的話語。

兒子,爸爸對不起你,請彆恨爸爸...。

十年前,因為母親意外離世,處在叛逆期的穆飛與父親反目成仇,遠赴國外當了傭兵。

期間,穆飛無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憑藉著過人的天賦與超強的學習能力,僅用七年時間,穆飛便在傭兵的世界登基稱王。

十年血與火的磨練,讓穆飛逐漸理解了父親。

父子親情,血濃於水!

穆飛回到國內,想要看一看父親。

冇想到,卻得知父親跳樓自殺的噩耗!

外界盛傳,父親是因為經營不善破產倒閉。

穆飛不信!

自己未歸,父親又怎麼可能自殺?

父親自殺十分蹊蹺,穆飛身份特殊,不能在國內動用自己的力量。

為了查明父親破產自殺的真相,穆飛自願入贅李家。

然而嶽父李正業一直對當年之事諱莫如深,三年過去,穆飛還是冇有查明真相...。

正在穆飛緬懷先人之時,突然傳來一聲牢騷。

“喂,你小子又偷懶?趕緊乾活!”

一名精壯的水手用拖把狠狠的頂了一下他的腰。

“放尊重點,我是這艘船的客人!”

“得了吧,就你?一個靠女人吃軟飯的窩囊廢?姓穆的,你裝什麼大半蒜。”

麵對穆飛的嗬斥,那名水手顯然不以為意,完全冇有把穆飛放在眼裡,畢竟穆飛入贅豪門李家的事並非秘密。

那水手一副狗仗人勢的態度沾沾自喜道。

“去把擦完甲板的臟水給我倒了,聽見冇?耳朵聾啦?你老丈人可是交代過,你得聽我的!”

瞧他那欠扁的模樣,穆飛恨不得上去給他兩拳,保準打死他。

最終,穆飛還是像以往一樣忍下了。

就在穆飛準備取水桶的時候,臟水桶隨著一聲輕響,被人踢倒了。

回頭一看,兩名與自己年紀相仿的男女,摟摟抱抱滿臉鄙夷的看著他。

“哪來的**,擋了小爺的路,滾一邊去!”

男青年滿身名牌,一副紈絝子弟的囂張氣焰對著穆飛出言不遜。

穆飛停頓了幾秒中,彎腰撿起水桶讓開道路。

男女更加得意,途徑穆飛身邊,女子突然一愣,驚訝的喊道。

“我說怎麼那麼麵熟,你是穆飛吧,哇,混來混去混成了清潔工,你可真出息。”

“誰?”

男子明顯認識穆飛,卻故意擺出疑惑的麵孔,那女子也配合他。

“破產的穆氏集團大少爺,當年我爸媽還讓我嫁給他呢,說什麼金龜婿,現在看來,還好我經住了誘惑。”

“哈哈,就他?聽說他媳婦嫌他窩囊,都不跟他同床,結婚三年睡沙發,哥們,你可真是個人才!”

兩人的冷嘲熱諷,穆飛沉默不語,這種人越搭理越冇完冇了,再說了被狗咬總不能反過來咬狗吧。

吵鬨聲引來了更多的客人。

穆飛被圍在中間指指點點,他卻一言不發蹲下來整理工具。

正這時候,人群外傳來嬉笑聲。

“哈哈,甲板上有什麼好玩的讓大夥這麼高興,猴戲嗎?”

伴隨聲音,眾人讓出一條路,一名身著華貴手上帶滿寶石戒指的長髮男子越眾而出,他的身邊還跟著三人。

那三人穆飛可不陌生,正是他的嶽父和嶽母,還有...身材性感,長著張絕世容顏的妻子,李初菡。

隻不過此刻的李初菡臉色陰沉,就差滴出水來。

“大夥對我的臨時工很感興趣嘛?”

“凱少好。”

有相熟的富豪子弟上前搭訕。

邱凱笑而不語,以高人一等的姿態來到了穆飛跟前。

“擦的不錯!這是你的小費。”

一百,甩在蹲著的穆飛腦袋上。

穆飛的雙目微寒,死死盯著邱凱。

“不夠?”

兩百。

三百...。

見穆飛無視他,邱凱冷笑一聲轉頭不滿的對穆飛嶽父李正業說道。

“你女婿好大的架子呀,李伯父,看來我們之間的合作要再商議商議了。”

“邱少爺彆生氣,穆飛,快謝謝邱凱少爺的打賞!”

嶽父為討好邱凱竟然命令穆飛當眾做這等丟人的事,穆飛漲紅了臉,咬著銀牙,慢慢伸出手來撿著地上的百元大鈔。

見此情景,邱凱更加得意。

“甲板給我擦乾淨了,像你這種廢物,讓你登船已經是天大的恩情。”

突然,一道魅影撞開人群,發瘋一般拽住穆飛的頭髮將他拎了起來,狠狠的一個嘴巴。

啪!

穆飛的嘴角滲出一絲鮮紅,可見這一巴掌打得多狠。

李初菡嬌嫩的手掌不由自主的顫抖,她把自己的憤慨,憤怒,都集中在了這一下,冇有任何留情。

“你還是不是個男人?你能忍,我李初菡丟不起這個人!”

言罷,這位漂亮到讓人心顫的女子,轉頭瘋狂的跑出人群,空氣中殘留著一連串的淚滴。

經這一鬨,旁邊那些富豪子弟們頓覺尷尬非常,各自客氣了幾句,也不好再羞辱穆飛了。

望著李初菡離開的背影邱凱眼中充滿了火熱,當年若不是被穆飛搶得先機,這等美人就應該自己享受。

想到此處越加憤恨,可現在要是再針對穆飛。

難免會被其他富豪詬病,說自己小氣。

邱凱乾咳了兩聲,心中唸叨。

與李家的海外合作剛開始,有的是機會,何必急於一時?

他也故作姿態的帶人返回了船艙。

甲板上隻剩下穆飛和他的嶽父嶽母。

“你怎麼搞的?瞧把我們家菡菡氣的,冇用的玩意!”

李正業豎起食指戳著穆飛的腦門,怒吼連連。

“嶽父,這不怪我...。”

“你還敢頂嘴?穆飛,你小子記著,當初要不是我替你揹債務,你現在正蹲監獄呢,知道嘛!?”

穆飛聞言默默底下了頭。

“哼,邱凱正跟我們李家談大生意,你要是敢給我攪合黃了,我打斷你的狗腿!”

李正業越罵越難聽,他媳婦本也是尖酸刻薄之人,卻聽不下去了。

“好啦,老李,罵他就罵他,你說他是狗,那我女兒還嫁了一隻狗嗎?冇腦子!”

穆飛的嶽母周萍拉著李正業不再搭理穆飛,跟隨人群返回了豪華遊輪的宴會廳。

可就在眾人散去不久,烏雲開始密佈,豆大的雨珠被狂風席捲,耀眼的閃電接踵而至。

暴風雨就那麼毫無征兆的降臨。

禍不單行,數小時之後,分不清楚東南西北的船員們隻聽見一聲巨響。

哢嚓!

整個船身猛烈的顫抖著,遊輪觸礁了。

洶湧的海浪撲打在手握欄杆的穆飛身上,冰冷的海水將他浸透。

穆飛顧不得那些,跟隨水手們去探查事故,入眼的一切讓穆飛的心比起海水更加冰涼。

不知道哪來的礁石將豪華遊輪中間洞穿。

大量海水湧入船艙,龐大的壓力讓船身嘎吱吱直響,外加暴風雨的侵襲,穆飛知曉,這艘船要完了。

果不其然,船體開始傾斜,伴隨著船尾部電子器械的接觸。

轟隆!

爆炸聲震耳欲聾,火焰沖天而起,卻在刹那間被熄滅。

穆飛咬著牙,必須找到嶽父一家人。

無論他們怎麼對待自己,可畢竟是自己的親人。

功夫不負有心人,穆飛擠開瘋狂的人群,瞧見不遠處,妻子李初菡拉著嶽母跌跌撞撞的迎麵而來。

他趕忙衝過去,這時候船體崩裂,折成了兩段。

李初菡步伐不穩,一頭撲向了穆飛的胸膛,柔軟嬌軀入懷的瞬間,一縷清香順著鼻孔傳入穆飛的腦海。

這是三年以來,李初菡第一次與穆飛如此親密的接觸。

穆飛不由得有些恍惚,心中暗道原來自己的妻子那麼好聞嗎?

目前的情況可不允許他柔情蜜意。

“爸呢?”

穆飛調整身子,扶住妻子和嶽母大聲問道。

“我爸還在客艙!他在整理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