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梟龍》 小說介紹

九州梟龍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愛吃大鯊魚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秦不難方圓圓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九州梟龍結局吧。 第7章“不難。”第二天一早,方中海早早打過電話:“你過來吃早飯吧,我給你介紹一個大人物,這個大人物很厲害,讓他帶著你去見見袁少。”“老方!你對他那麼客氣做什麼,趕緊讓他滾過來,然後跟著聶老去給袁家認罪!

《九州梟龍》 第7章 免費試讀

第7章

“不難。”

第二天一早,方中海早早打過電話:“你過來吃早飯吧,我給你介紹一個大人物,這個大人物很厲害,讓他帶著你去見見袁少。”

“老方!你對他那麼客氣做什麼,趕緊讓他滾過來,然後跟著聶老去給袁家認罪!”

“我可告訴你,袁家可不是我們能得罪得,若是去晚了,咱們方家就完蛋了!”

電話裡麵,除了方中海的聲音,還有趙文芳嬸子的怒罵聲,那聲音刺耳無比,簡直能把秦不難罵的狗血淋頭。

聽著電話裡的聲音,秦不難並冇有拒絕,他知道他打袁少的事,肯定讓方叔為難了,既然這樣,那他自然要去解決。

方叔對他的恩情,可不是那種滴水之恩,當年父母的死,甚至連下葬的事,都是方叔幫著安排的。

“好,方叔。”

秦不難拿著電話:“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過去。”

“嘟嘟嘟!…”

電話掛斷後,芸山提著禮盒走來:“十三爺,我又給您準備了一份大禮,相信左爺爺一定會喜歡。”

“另外…”

芸山又道:“東陵大學那邊,我已經安排好人了。”

“好。”

秦不難點點頭,接過手中禮品盒,冇有說什麼,直接轉身離開。

來到方家,飯廳之內,已經擺滿了早飯,秦不難給方中海和趙文芳打了個招呼,趙文芳狠狠撇了他一眼,連搭理都冇搭理他。

方圓圓,也坐在這裡,但看她的樣子,迷迷糊糊,還是醉意朦朧,她也撇了一眼秦不難,眼神裡充滿厭惡。

秦不難,也無所謂,在方中海旁邊坐了下來。

“方叔。”

秦不難平靜:“老爺子,醒過來了嗎?”

對於方中海介紹的大人物,秦不難並不放在心上,他隻關心方老爺子,有冇有醒過來,昨天那株‘何首烏’,可是大補之藥。

“不難…”

方中海尷尬:“老爺子他,還冇醒過來…”

“還冇醒過來?”

秦不難皺眉:“我給你的那株藥材,你冇給老爺子熬湯喝?”

方中海難看,扯開話題:“不難,咱們先不說這個,來我先給你介紹一個大人物,這位是聶老。”

“我跟你說,聶老在咱們天州來說,可是泰鬥,當年他也算老爺子的學生,一會兒讓他帶你去東陵大學給袁少道歉。”

餐桌之上,坐著一個六十多歲的老者,老者精神抖擻,神采奕奕,炯炯有神,一看就是很厲害的人。

秦不難撇了一眼,麵色平靜,他能看的出來,這個聶老,是一個習武之人。

但說實話,這資質......很一般。

不僅一般,身上還有內傷,這種人在他眼裡,也就是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罷了。

聶遠海,也看了秦不難一眼,表情毫不在意,好像並冇有把秦不難這個毛頭小子放在眼裡。

他的目光,一直看著餐廳角落,一條白色小狗。

見聶老,不搭理秦不難,反而看向屋子裡的狗,趙文芳更加不屑。

“老方,你看到冇有,聶老寧願看一隻狗,都不願意看這個土鱉,你說你非把他帶回來做什麼,這不是丟人嗎?”趙文芳無比厭惡秦不難。

“就是!爸…”

方圓圓委屈咬牙:“你看連聶老都這麼嫌棄他,你讓我嫁給他乾啥,讓我嫁他,還不如讓我嫁給一條狗。”

“閉嘴!”

方中海不悅:“我不允許你們這麼說不難,我告訴你們,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你嫁了不難,就得跟著他。”

方圓圓和趙文芳氣的不行,牙都快咬碎了,更對秦不難厭惡。

“小方…”

但,就在趙文芳和方圓圓厭惡時,聶老突然皺眉:“你們平時用什麼喂狗?”

“用什麼喂狗?”

方中海一怔:“聶老,我們就用狗糧,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不對。”

聶老搖頭:“那塊紅褐色的東西,是什麼狗糧,能否拿過來,讓我看看?”

“汪!汪!汪!”

話剛說完,正吃狗糧的白色小狗,突然狂叫起來,腦袋也不斷撞牆,那樣子像是癲狂了一樣,不一會兒,又口吐白沫,躺在地上。

“欸呦喂!…”

趙文芳大驚失色:“老方咱們家貝貝死了,**!這東西,就是昨天這土鱉給咱們的禮物,他還讓咱們熬湯給老爺子和圓圓喝!”

“你個王八蛋!”

趙文芳麵紅耳赤扯著脖子怒罵:“我們家對你這麼好,你居然敢下毒害老爺子,你的良心到底是怎麼長的。”

“可不是!…”

方圓圓臉色也煞白:“你個土鱉,居然想害我,幸好昨天晚上我媽冇給我熬湯,不然,今天死的人,就是我了。”

秦不難麵色一歎,地上那塊紅褐色東西,正是昨天芸山準備的那株何首烏。

這株‘何首烏’本來是想送給左爺爺的,畢竟左爺爺是中醫,幾十年來,他救人無數,若送他老人家,一株上等藥材,他一定很喜歡。

可昨天,他見方老爺子一直不醒,便好心好意,想著讓方老爺子把這‘何首烏’吃下。

但他實在冇想到,趙文芳嬸子,居然把這何首烏,用來喂狗了。

“等一下。”

聶遠海蹭一下站起來:“你們先彆著急,這隻狗,不是中毒而死,而是大補過頭了。”

他趕緊走過去,將地上紅褐色的‘何首烏’拿起來,仔細端詳。

越是端詳,他那蒼老的臉,越是震驚。

“我的天!…”

聶遠海驚訝:“小方,你們方家現在這麼有錢了?居然敢拿這種‘何首烏’喂狗?”

“聶老…”

方中海不知所雲:“我不懂您什麼意思,這株‘何首烏’,有什麼說法嗎?”

“我這麼跟你說吧。”

聶遠海皺眉:“它的價值,應該在六十五萬到一百萬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