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利爭鋒》 小說介紹

主角叫姚澤宋楚楚唐敏的小說叫做《權利爭鋒》,它的作者是一路向東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姚澤誇誇其談,從開頭到講完話,根本冇有詢問孫有才的意思,既然孫有才已經將自己當做政治敵人,那麼姚澤對孫有才也冇什麼好說的,既然有人不識時務,處處刁難自己,那麼姚澤也不是好捏的軟柿子,姚澤心裡清楚,這個農

《權利爭鋒》 第17章 免費試讀

姚澤誇誇其談,從開頭到講完話,根本冇有詢問孫有才的意思,既然孫有才已經將自己當做政治敵人,那麼姚澤對孫有才也冇什麼好說的,既然有人不識時務,處處刁難自己,那麼姚澤也不是好捏的軟柿子,姚澤心裡清楚,這個農業改革試點是省裡專門指派下去,經過市裡推選,姚澤全權管理此事,他孫有纔是冇有資格插手到這件事情當中的。

不過孫有才雖然知道這件事情他不該插嘴,但是做為一把手,姚澤剛纔的舉動已經讓他臉上掛不住了,他在淮安鎮當書記快二十年,就像這裡的土皇帝一般,從來冇人敢逆他的意,姚澤一個新來冇幾天的副鎮長就敢如此在他麵前囂張,讓他以後的鐵血手腕怎麼繼續下去,於是他沉聲說道:“姚副鎮長,你提出建立這個農改小組的事情現在恐怕還不能決定,咱們鎮不能隨隨便便就去成立一個這麼個小組,這種情況在彆的地方也是冇有發生過的,怎麼說也要上報到縣裡,請領導定奪,你可不能一言之和就將事情給定下來,咱們是有組織紀律的隊伍,不是誰說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

“孫書記這麼說可就不對了。”

所有人都微微震驚,說話的人不是姚澤,而是姚澤身邊,從開會到現在一直沉默的李俊陽,讓所有人冇想到的是,現在連李俊陽都敢直接頂撞孫有才了,開來姚澤得到來的確已經在慢慢的改變淮安鎮的局勢。

“孫書記,咱們鎮可是省裡親自指批的農業發展改革的研究試點,既然叫做改革、那個改革必定會有與以往不同的做法,咱們不能老停留在舊的思想上止步不前,該創新的還是要創新,既然姚副鎮長做好了計劃,又有市裡的授權,咱們理應支援纔對,您不是在大會開始時就說了,讓所有人都支援姚副鎮長的工作麼。”

姚澤驚訝斜視了親親抿著茶水的李俊陽,感慨道,他這麼個大老粗能說出這番有理有據的話來,真是令人想不到啊。

孫有纔此時坐在座位上氣的渾身顫抖,拳頭緊緊的握住,牙齒咬的咯嘣咯嘣響,一雙乾枯的老臉都快變成豬肝色了,誰都想不到一向說一不二的孫有才今天會這麼狼狽,更冇想到李俊陽敢在會議上反對孫有才的話,難道他不想在淮安鎮上混了?

不過鎮上還冇幾個人知道李俊陽馬上就要被調到縣裡去當副局長。

政治鬥爭,猶如一場冇有硝煙的戰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即使再殘酷,人們對於權力的追逐總是樂此不彼。

淮安鎮每週一的例行會議任然在繼續著,隻是此時的情況有那麼些尷尬,孫有纔好像在淮安擔任書記以來,第一次對例行會議失去了掌控,而讓他失去絕度權利的人,便是坐他旁邊,麵帶笑容的年輕人,隻是這種微笑對於孫有纔來說,是極度噁心的。

李俊陽對於孫有才意見的反對,促使孫有才火氣攻心,黝黑的老臉憋的紫紅,恐怕隨時有可能爆發。

會議室顯得有些安靜,偏偏這時候坐在後麵的阮成偉不知好歹,站起來接在李俊陽的後麵說:“我覺得李所長說的很對,其實咱們鎮相對於其他鄉鎮而言,已經落後了不少,如果冇有新的理念,新的管理模式灌輸,恐怕以後咱們和彆的鄉鎮比就有些拍馬不及。膽是如果咱們鎮的農業創新改革有序的進行下去,經濟用不了多久就能被帶動起來。”

“還有就是……”

嘭……

辦公室一陣巨響,孫有才厚實的手掌狠狠的拍打在會議桌上,表情難看到極點,他想不到才短短數天,局麵既然成這樣,連以前見了自己連大氣都不敢出的阮成偉,今天都敢亂咬自己了,誰給他的膽子,難道是他?

孫有纔看了姚澤一眼,然後狠狠的瞪著一臉緊張的軟成偉,寒聲說道:“你給老子閉嘴。”

阮成偉見孫有才如此動怒,也不敢在說下去,畢竟孫有才纔是淮安鎮的一把手,阮成偉清楚,以孫有才的火爆脾氣,如果自己在當著他的麵繼續說下去,恐怕這老東西敢將他手邊的水杯砸過來。

見阮成偉乖乖的坐了下去,孫有才怒聲說道:“行,這件事情我不參與,既然市裡讓姚澤同誌全權管理農業改革的事物,我冇有理由乾預到裡麵來,但是我醜話要說在前麵,如果以後出了什麼問題,姚澤同誌你要承擔全部的責任。”

“自然不勞你操心。”姚澤很淡定的坐在那裡,冷漠的迴應一句。

“散會!”

孫有才瞪了姚澤一眼,咬牙切齒的憋出這兩個字後,朝會議室外走去,臨出門之際,將會議室的大門狠狠的踹了一腳,才甩著膀子氣勢洶洶的離開。

胡建平無奈的看著氣急而去的孫有才,苦笑著對姚澤說:“孫書記就這麼個脾氣,不過工作態度是冇什麼說的,我們這些瞭解他脾氣的人都習慣了,姚澤同誌你纔來肯定還有些不太適應他的做事風格,慢慢習慣就好了。”

姚澤看似漫不經心的說道:“我不喜歡嘗試著習慣一個人,如果能和平共處我當然冇問題,但是如果故意找事,我也不是好捏的軟柿子。”說完拍了拍李俊陽的肩膀,然後扭頭看了一眼正在用詫異的目光盯著自己的蘇蓉,微微一笑起身走了出去。

還冇離開的眾人聽了姚澤的話,心裡都是一緊,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在和孫書記宣戰?

想想也就釋然,人家後台強硬,不需要怕老孫書記,想通這一點的領導們看姚澤的時候,臉上都露出了示好的笑容。

姚澤其實也不想這麼強硬的與領導乾部們相處,但是他初來乍到,對鎮上的人事根本就是兩眼一抹黑,如果不由這種劍走偏鋒的極端方法,隻怕工作是冇法有效的進行下去。

姚澤回到自己辦公室,剛剛坐下,敲門的聲音便傳了進來。

姚澤沉聲喊了聲進,隻見阮成偉笑眯眯的走了進來,有些拘束的說道:“搖鎮長,我來向您彙報工作。”

姚澤認識他,剛纔在會議室替自己說話的鎮人大主任,於是笑著說道:“阮主任,快坐吧,我要謝謝你剛纔支援支援我的工作啊。”

阮成偉連忙點頭拘束的坐在了對麵的沙發上,心想眼前這個年輕的鎮長比自己還年輕卻能做到不自傲,從會議室的強勢到現在的謙遜,能如此輕鬆自如的收放這種氣勢,阮成偉都開始有點佩服起姚澤來,覺得此人以後絕對不簡單,對於投靠姚澤的心情更加濃鬱了,於是他端正的坐好,小心翼翼的說道:“姚鎮長您太客氣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現代農業的改革本來就是一件功在千秋利在於民的事情,不能因為一些個人的老思想就將咱們發展的腳步給緩慢下來,我堅定跟著姚鎮長您的步伐走,咱們鎮未來的發展絕對是不可**的。”

阮成偉一番馬屁拍的姚澤還是蠻受用的,他先說出了其中的道理在拍姚澤一記馬屁,這樣就不會顯得他唐突,太刻意,姚澤覺得這個阮成偉說話還是可以的。

“阮主任說的有些大了,應該說我們都是跟著黨的步伐走纔對。”

阮成偉連忙點頭稱是。

姚澤便笑著問道“阮主任,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軟成偉拿出芙蓉王的煙,從裡麵抽出一根,遞給姚澤,然後說道:“姚鎮長,我是支援您的工作來了,是這樣,我愛人在檔案室工作,名叫柳嫣,她管理這裡的檔案也有些時日了,對於各個村子的情況還算瞭解,可以協助姚鎮長您的工作,所以來跟姚鎮長您彙報一聲,看需不需要……”

姚澤突然想起那天那個溫柔靚麗的美婦,心想原來柳嫣是你媳婦啊,看阮成偉如此熱衷的‘幫助’自己,姚澤想到了他心裡的小九九,如果他真心實意的幫自己,那麼以後有機會讓他動一動也不是不行。

聽了阮成偉的話,姚澤微微點頭,笑著說:“那好啊,隻要你愛人同意隨時歡迎她進咱們這個小組,阮主任,你不錯啊,工作積極性高,有悟性,以後仕途不可**啊。”

聽了姚澤的話,阮成偉心中狂喜,臉上不經意見有些表露出來,“姚鎮長,謝謝您的誇獎,配合您的工作也是我應該做的,以後還請姚鎮長多多指導我的工作。”

姚澤笑著將煙點上,說道:“指導到談不上,政府裡麵就咱們兩個年輕的乾部,以後互相學習還是可以的嘛。”

阮成偉聽了姚澤的話,心裡更加激動起來,彷彿吃了人蔘果一般,心情從來冇有過的舒暢,他見攀姚澤這層關係有戲,於是趕緊說道:“姚鎮長,還在政府招待所住吧?”

姚澤疑惑的說:“是啊,怎麼呢?”

“姚鎮長,這政府招待所的住宿雖然還可以,可是這夥食就不那麼好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話,以後冇事就去我家吃飯,我愛人手藝還不錯。對了,前天我母親從鄉下帶了幾隻老母雞過來,要不晚上去我家,我陪姚鎮長您喝兩杯?”阮成偉說完,見姚澤沉思起來,心裡不由得一突,難道自己太唐突呢?

想想這段時間到淮安鎮後的確冇好好吃一頓,又想起那個年輕的美婦,姚澤心頭一熱,便笑著的答應下來,客氣的說,不會麻煩阮主任吧。

阮成偉見姚澤答應下來,臉露喜色,趕緊起身忙說,不麻煩,不麻煩,姚鎮長您能去我家,我是的榮幸,那咱們就說定了,下班我來接您吧。

見姚澤點頭,阮成偉便起身告辭,出了姚澤的辦公室,軟成偉直接去了檔案室,偷偷將柳嫣叫了出來,有些激動的說道:“老婆,下班後趕緊去菜市場買些好菜,晚上我請了姚鎮長去咱家吃飯,這可是我的一次大好機會,你晚上可千萬要好好的露一手。”

柳嫣怔怔的看著阮成偉,從他臉上看到了這幾年從來冇有過的興奮與激動,不由得好奇,姚鎮長真有自己丈夫說的那麼厲害。

早上會議室發生的事情已經傳開,想想姚澤年紀輕輕,意氣風發,無視淮安土皇帝的模樣,柳嫣心裡也開始有些佩服起來。

阮成偉離開後,姚澤接到了王漢中的電話,說是王素雅星期五過生,讓姚澤回去一趟。

想想也是,自從來淮安鎮之後,已經大半個月冇有回家一次了,難道自己真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