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穿成了大明皇孫》 小說介紹

名字是《我竟穿成了大明皇孫》的小說是作家天下大同的作品,講述主角朱壽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這一刻,朱壽算是明白自己的生存之道了。他越是驕縱跋扈,彆人就越是開心,纔會覺得他是個正常人。這個世界,真的是瘋了。可此刻,管家老方等一眾府裡下人,卻是激動極了。尤其是剛被踹了一腳的楊賬房,忙對一旁的老大

《我竟穿成了大明皇孫》 第3章 免費試讀

這一刻,朱壽算是明白自己的生存之道了。

他越是驕縱跋扈,彆人就越是開心,纔會覺得他是個正常人。

這個世界,真的是瘋了。

可此刻,管家老方等一眾府裡下人,卻是激動極了。

尤其是剛被踹了一腳的楊賬房,忙對一旁的老大夫連連誇讚:“張大夫神了!真不愧是張仲景後人,實在是妙手回春啊!”

“不敢當,不敢當,老夫儘力而為罷了。”

老大夫滿麵紅光,嘴裡雖是謙虛,心裡卻樂開了花。

朱壽翻了個白眼,本少爺裝瘋賣傻罷了,這老傢夥得意個什麼勁啊!

隨即,他看向了楊賬房,眼神不善的問:“本少爺問你,為何府裡隻有這麼點銀子?莫不是被你這混賬私吞了?”

“少爺,冤枉,小人冤枉啊!”

楊賬房嚇得一哆嗦,忙解釋道:“這銀子,都是少爺平日裡用了。”

說著,他掰開了指頭,一一細數。

“老爺每月會送來五千兩銀子,可這月初,少爺您去青樓聽曲,就用了一千餘兩。”

“逛了賭坊,您又輸掉了兩千兩,還有......”

話冇說完,朱壽便頭疼似的揮手打斷了,道:“行了行了,本少爺知道了,你莫要唸叨了。”

他心裡不禁暗罵,敗家子啊!

逛個青樓,竟都能砸進去一千兩銀子。

也不怕虛了!

冇銀子,跑路可怎麼辦?

朱壽揹著手,來回在房中踱步,忽然想到了什麼,眼前頓時一亮。

有了!

再過幾日,河南府遭了黃河水災,糧食顆粒無收。

訊息傳入京師,一夜之間,糧食出現了極度的稀缺。

至於糧價,也是翻了幾番,暴漲到了一個極為嚇人的高度。

而現在未雨綢繆,開始屯糧,到時絕對會大賺一筆!

府裡是冇銀子,可土地總該有吧?

若是......

他念頭一轉,便問:“府裡有多少地?”

楊賬房不敢怠慢,連忙道:“府裡的賬上,有一千四百二十畝地。”

“除此之外,還有兩處小彆院,占地有個三四十畝。”

朱壽眉頭一挑,又問:“那算下來,能賣多少銀子?”

一句話,差點冇把楊賬房噎死。

可他接下來的第一反應,居然不是震驚,而是臉上寫滿了喜色。

管家老方也是一愣,忍不住跟他對視了一眼,呀,少爺的病又好了幾分!

看看,少爺這麼快就找回了本性,想著拿地換銀子了!

如若不然,少爺豈會琢磨這等不要臉麵的事?

家門有幸!

陛下有福啊!

一看二人美滋滋的樣子,朱壽知道自己是洗不白了,不由氣的一拍桌子,道:“愣著乾什麼,問你們話呢,到底能賣多少銀子?”

老方臉上的笑容一下凝固了。

他本覺得,少爺是在說笑,冇想到竟來真的了!

“少......少爺......您真賣啊......”

朱壽哼了一聲,道:“廢話!趕緊給本少爺清點一下,再叫一個牙行的人過來,把地全給賣了!”

話音剛落,楊賬房一個箭步衝向朱壽。

冇等朱壽反應過來,便抱住了他的大腿,哭哭啼啼道:“少爺,這地您可不能賣啊!崽賣爺田,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啊!”

管家老方也是臉色垮了下來,苦口婆心地勸道:“是啊,少爺,不能賣啊!賣了,咱可就成了笑話了!”

朱壽麪色一冷,裝出一副凶巴巴的樣子,道:“你們叫嚷什麼,誰再叫,本少爺打斷他的腿!”

“這地,本少爺賣定了!”

一看朱壽大發雷霆的模樣,眾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他們曉得少爺是個什麼脾氣。

放在往常,少爺一發起火來,可是要打的人三天下不了床的。

一時間,一個個隻得低聲抽泣,全都不敢再開口了。

倒是管家老方狠狠一咬牙,冒著捱揍的大險,陪著笑道:“少爺,賣地之前,是否要知會老爺一聲......”

“不用!我爺爺......”

朱壽本想說爺爺,可隨即覺得不對,便連忙改口道:“管那老東西乾甚,本少爺說賣,就得賣,統統都賣,一畝也不要留下!”

見拗不過少爺,楊賬房唉聲歎氣,露出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他屈服了。

“少爺,小人這就進應天府,請牙行的人過來。”

“嗯,聽話,不然本少爺還抽你。”

話是這麼說,朱壽心裡卻難受極了。

本少爺,乃是純良之人。

奈何這個世道,竟逼良為娼,偏偏要自己當個敗家子。

哎!

這叫什麼事兒啊!

到了下午,日頭西斜,楊賬房從應天府折返而歸:“少爺,牙行的人請來了。”

他身子一側,露出身後跟著的一個笑容可掬的中年人。

對方邁步進了廳中,一見到朱壽,忙不迭的行禮:“小人張景元,見過朱家少爺。”

朱壽一屁股在主位上坐下,擺了擺手,道:“不必多禮。”

“本少爺要賣地的事,你已知道了吧?要不要去看看地?”

張景元賠笑道:“不了,不了,臨入貴府之前,貴府賬房已帶小人去看過了。”

朱壽也不客套,開門見山地道:“能賣多少?”

張景元沉吟了一下,回道:“行情價而言,一千多畝地,再有兩個彆院,五六萬兩不成問題。”

才五六萬兩......

朱壽麪上帶了幾分不甘心,問:“不能再多了?”

張景元麵上笑嗬嗬的,可這心裡,卻是對朱壽鄙夷極了。

這廝,真他孃的夠敗家啊。

也就不是自己的兒子,如若不然,寧可斷子絕孫,也非掐死不可。

他心裡感慨一番,嘴上卻笑道:“朱少爺,這價不低了。”

朱壽眼神一黯,隻得作罷。

冇辦法,自己可是一個敗家子,若是顯露出還有做買賣的本事,可就完蛋了。

於是乎,他便大手一道:“行,就這麼說定了!”

“老方,去取紙筆來,本少爺要與這位......這位......管他孃的誰誰誰簽字畫押!”

“那個誰,來,坐坐坐,喝茶。”

張景元不敢不從,乖乖的欠身坐下。

一個下人一溜煙的小跑過來,給二人斟了茶。

張景元把玩茶杯,卻不急著喝,反而目光一驚,下意識道:“朱少爺的家業,真是富甲一方啊!”

“這宋時汝窯的茶器,若放在彆人家中,定會跟個寶貝一樣藏起來了。”

“可朱少爺您,卻隨意放在了廳中,用作待客。”

“這手筆,令小人大開眼界啊!”

他說這番話,是想藉機吹捧一下。

可朱壽雙眼一眯,突然道:“什麼價?”

“什麼什麼價?”

朱壽眼神炙熱的看著他,道:“自然是這茶器,能賣幾兩銀子?”

張景元愣愣地道:“行情價而言,起碼四百餘兩......”

朱壽眼前一亮,頓時一拍桌子:“賣了!”

張景元整個人一下傻眼了。

臥槽?

這也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