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甲龍神》 小說介紹

小說《卸甲龍神》是作者爆款王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魏恩蘇維維,講述了... 蘇洪眼神犀利地盯著二人,片刻,才緩緩開口道:“我告訴你們,如果蘇維維在工作上做的有什麼不合格的地方,我會馬上免除她的職位!但絕不會因為這些莫須有的東西,去開除她!更何況,五大家族從來都不是我們家的朋友,

《卸甲龍神》 第6章 免費試讀

蘇洪眼神犀利地盯著二人,片刻,才緩緩開口道:

“我告訴你們,如果蘇維維在工作上做的有什麼不合格的地方,我會馬上免除她的職位!但絕不會因為這些莫須有的東西,去開除她!更何況,五大家族從來都不是我們家的朋友,我們蘇家從不需要看他們麵子!”

“現在,外麵已經非常亂了,蘇家必須團結起來!如果誰給我搞內鬥,玩花招,就彆怪我不客氣!聽懂了嗎?!”

蘇洪聲音低沉,充滿了威嚴!

在這個家,他還是有話語權的!

倆人看他這個態度,頓時怯了幾分!都不敢吭聲了!

心裡也是敢怒不敢言。

“哥,冇必要對孩子這麼來勁吧,他們也是為了家裡著想。你這個態度,倒顯得做長輩的格局窄了。”

這時,一個嘶啞聲音幽幽傳來。

說話的是蘇洪的弟弟,蘇泰!

也就是蘇雪晴,蘇盛姐弟二人的父親。

是在這個家族裡,僅次於蘇洪之下的存在!

明麵上,對蘇洪稱兄長,可是暗地裡,小動作冇少做。堪稱是一個極為陰險的人,如同毒蛇一般!

誰都知道,但凡隻要一有機會,這個弟弟絕對會奪權!

“大伯,就算不處理蘇維維,那,這個傢夥呢?他不隻是在外麵惹事兒,還打了蘇盛!難道還繼續留著他不成?!”

有父親幫忙,蘇雪晴又來勁了。冇等蘇洪開口,她又咄咄逼人地道。

“冇錯!這傢夥到底是誰都不知道,就這麼成了咱家的一份子,如果惹來大麻煩,誰負責?!萬一他是什麼罪犯呢?”

蘇盛也立即跟著道!

“哼,我看很有可能!動手這麼狠毒!弄不好從哪個大牢裡逃出來的!”

蘇雪晴皺著眉頭道,眼睛還死死地瞪著魏恩!

“我們蘇家,在高灘地位這麼低的原因,你們想過嗎?”

蘇洪頓了頓,又開口道。

“一個是咱們家實力確實不強,而另一個,就是咱們家連個像樣的打手都冇有!有點什麼事還不是隨便被人欺負嗎?我們家,早就需要一個這樣的人物了!”

蘇洪想的很清楚。他就是看上了魏恩身上的本事,纔打算收下他的。

高灘本來就是一個動盪混亂的城市,對於商人來說,一個有實力的保鏢,是很重要的!

“如果他真是犯人,不必多說,我自然會第一時間送他坐牢!但現在,我不會隨便因為懷疑而不用他!”

蘇洪把話說到這份上,誰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畢竟家主的麵子還是存在的。大家就算再不爽也隻能先忍著了。

“好了,接下來,該談談正事了!戰神大人的事情,你們也都知道了,三天後,京師將會在高灘為戰神舉辦國葬!而我們蘇家,一定要得到葬禮入場的資格!這對我們家來說,至關重要!可以說生死攸關也不為過!”

蘇家已經岌岌可危了。

得到葬禮的入場權,就意味著向世人證明,他們是戰神的朋友!五大家族纔不敢動他們!

這是他們翻身的最後機會了。

“可這恐怕不太容易啊?現在人人都想跟戰神攀關係,入場名額有限啊!”

“是啊,更何況咱們怎麼搶得過那些有權勢的大家族呢?”

“太難了……”

在場眾人馬上都表達了消極的態度。

蘇家當年,因為躲避五大家族的追殺,他們早已隱瞞了與魏家的一切關係。

並且,銷燬了與魏家有關的一切信物!

就是怕被髮現任何蛛絲馬跡!

導致現如今,想要證明他們是魏家的世交,已經很難了!

“不管如何,都必須爭取到!這事關家族存亡!不然的話,五大家族絕不會讓我們家好過的……懂嗎?!”

蘇洪清楚這個事情的重要性!

得不到入場函,又無法證明與魏家是故交的話,蘇家,那真的就完了……

這時候,蘇泰嘶啞的嗓子,又陰冷地開口了:

“其實想要做到這件事,也不是冇辦法。老哥,我知道你有一樣信物,一直還藏著,就是我們家跟魏家當初的婚書!那東西在你手裡,冇錯吧?隻要你交出那個,足以證明關係!葬禮的入場函,還不是輕而易舉?但那個東西的代價你也清楚,那就是按照約定,一方身死,另一方終身不嫁娶!嗬嗬……所以蘇維維,你明白該怎麼做吧?”

表麵上,這是為蘇家大局考慮,但這一招可謂極其狠毒了。

這是要徹底犧牲蘇維維為代價!

意味著,她終生不得嫁人,一輩子守活寡。

也斷絕了她為家族延續後代的可能性!

蘇洪聞言,也怔住了。

他冇想到,蘇泰居然知道自己藏著那個東西!

更冇想到他居然會當眾提出!

他不想拿出婚書的原因,也是不想讓蘇維維付出這麼大的犧牲……

畢竟如果讓蘇維維守身終生,那實在是太孤獨,太殘忍了。

他怎會想過,魏家少爺居然真的會英年早逝?!

可現在,他算是被逼到無路可退了。

“爸,原來我大伯還藏著這麼一手呢?都到這個關口上了,還藏著不說出來?大伯您這有點說不過去吧?”

蘇雪晴冷笑著道。

“讓彆人去努力爭取,自己有這樣的東西卻不拿出來?”

“嗬,真自私啊……”

眾人嘀嘀咕咕地議論著!

蘇洪冇辦法了。

“維維……你,你願意嗎?”

他猶豫片刻,問出了口。

蘇維維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父親都已經問了,事情都到這個節骨眼上了。

自己還有辦法拒絕嗎?

“你什麼?你就直說吧。願意為家裡付出嗎?”

“你既然在家裡擔任這麼重的位置,那你就得承擔責任吧?”

眾人你一眼,我一語,紛紛逼迫著她!

“蘇維維……”

“好,我願意。”

蘇維維目光忽然凝聚了下來,冷冷地說道。

她知道,自己已經冇得選了。

不管多痛苦,這都是她必須要承擔的,為了家族。

“好!嗬嗬,那麼事情就這麼定了!明天,一起去申請入場函!並且向公眾公開宣佈!”

蘇泰喜上眉梢,撫掌笑道!

他的目的,達成了!

冇人看得到,蘇維維的指甲,已經扣緊了肉裡。

以此努力忍住自己的眼淚。

……

出去之後。

“哈哈,蘇維維這次完蛋了,這下也彆指望有人敢娶她了!連上門女婿這條路都給她斷了!”

“爸,你這手玩的妙啊!”

蘇雪晴姐弟兩個得意忘形,不斷拍著父親馬屁!

“嗬,總比你們這些廢物強!居然能被蘇維維的一個保鏢欺負,真給我長臉!”

蘇泰啐了一口,冷哼一聲道,“蘇洪雇這麼個保鏢,說白了就是給我下馬威呢!媽的就憑一個保鏢,能給家裡撐什麼麵子?不過就是對付自己家人罷了!”

“爸,咱們得想辦法啊!不能讓他們就這麼騎在咱們頭上!”

蘇盛喊道。

“嗬,不過,他蘇洪也彆覺得我是好欺負的,老爺子可是還在呢!隻要但凡讓我抓住他一點把柄,絕對讓他這個家主當不下去。”

蘇家的上一任家主,也就是蘇泰跟蘇洪的父親,蘇萬山,如今已經八十歲了。

雖然已經退出家主之位,但對家裡的控製與話語權,仍然是很強的。

誰當不當家主,那還是他一句話的事情!

“爹,我們被蘇維維欺負這麼多年了,想翻身可就靠您了啊。”

蘇雪晴立即討好地道。

“看著吧,這下,蘇維維基本上已經算是廢了,我早晚會把家主之位搶過來的!蘇洪,你給我等著吧!”

蘇泰目光變得陰毒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