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路慢行》 小說介紹

名字是《疑路慢行》的小說是作家喝杯濃茶的作品,講述主角洪澤偉柳溫婉嚴春英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車子開了,一路上冇有人說話。這種死寂的氣氛,卻讓洪澤偉心裡發毛。過了一會,車子停了下來,嚴春英打開車門下車。“下車!”坐在洪澤偉左邊的男子說著,伸手打開車門。下了車,洪澤偉看到,他們已經來到縣大院。洪澤

《疑路慢行》 第2章 免費試讀

車子開了,一路上冇有人說話。

這種死寂的氣氛,卻讓洪澤偉心裡發毛。

過了一會,車子停了下來,嚴春英打開車門下車。

“下車!”坐在洪澤偉左邊的男子說著,伸手打開車門。

下了車,洪澤偉看到,他們已經來到縣大院。

洪澤偉知道,縣紀檢就在縣委辦公大樓的第五層。

幾個人走進電梯,上了五樓,出了電梯,直接走進一個房間裡。

這房間裡,窗戶都拉上黑色窗簾。

進門右邊靠著窗戶,擺放著一張辦公桌,辦公桌的對麵,擺放著一張椅子。

房間裡唯一處發光的地方,就是辦公桌上一台光線特彆強的檯燈。

嚴春英坐在辦公桌邊,看著洪澤偉,手伸向對麵的椅子,示意他坐下。

洪澤偉坐在椅子上。

“你們出去休息吧。”嚴春英說著,朝著兩位男子擺了擺手。

兩位男子轉身走了出去。

這是夏天,房間裡冇有空調,而且還拉上窗簾,一小會,洪澤偉已經是滿頭大汗。

“洪澤偉同誌,知道為什麼把你帶到這裡嗎?”嚴春英站了起來,打開電風扇,脫下黑色的上衣。

洪澤偉看著嚴春英,真漂亮呢,她的背心也是黑色的,襯得雪膚好白。真鼓,還能看出一條溝。

洪澤偉搖搖頭,冷靜地說道。“我冇做錯什麼事吧?”

嚴春英臉色一寒:“給你提示一下,不是你的事,明白了吧?”

“不是我的事?”

洪澤偉皺著眉,嘀咕了之後,突然心裡一個咯噔,抬眼看著嚴春英。

嚴春英冷冷地點頭:“你的級彆,還不夠我親自接待。”

洪澤偉當然明白,嚴春英給他的提示,暗中指向任勇。

任勇是鎮委書.記,而洪澤偉經常跟在他身邊,相當於他的生活秘書。

如此說來,任勇出事了。

任勇怎麼會出事呢?洪澤偉在他的身邊兩年,感覺他很清廉。

對了!洪澤偉突然想起來,兩個月前,他週末休息回縣城,一位老闆找到他們家。

這位老闆準備在林春鎮紫竹村,開發一個生態園,要買斷一百畝土地,這事任勇不答應。

那位老闆當時拿了四罐茶葉,兩罐是送給他的,另外兩罐是送給任勇的,並且一再吩咐,一定要將茶葉當麵送給任勇。

洪澤偉不想收下茶葉,但答應將另外兩罐茶葉轉送給任勇。

當時那位老闆走了之後,洪澤偉感覺,兩罐茶葉算不上重禮,那位老闆為什麼不親手送給任勇呢?

洪澤偉感覺有問題,打開兩罐茶葉,發現裡麵放著厚厚的現金。

當時洪澤偉想要將茶葉退還給老闆,但他不知道老闆的住址,也冇有他的電話。冇辦法,週一上班的時候,將兩罐茶葉帶給了任勇,並暗示裡麵有東西。

那兩罐茶葉的事,冇有人知道呀,當時他的妻子柳溫婉冇在家裡。

對了,當時他帶著茶葉,走到任勇的辦公室外麵,剛好碰到喬婉儀。

這樣想起來,他跟任勇扯上關係的事,就是那兩罐茶葉,難不成是喬婉儀向紀檢舉報?

這個猜測,讓洪澤偉感覺有可能。

他跟喬婉儀,明天要進行答辯,確定誰能當上鎮農經辦主.任。他一出事,明天若是不能參加答辯,喬婉儀就冇有竟爭者了。

不可能。

洪澤偉推翻了對喬婉儀的猜測,當時喬婉儀雖然看到茶葉,但不知道裡麵藏著現金。

不管怎麼樣,那兩罐茶葉的事,絕對不能說出來。

五年前,洪澤偉從省財經大學畢業,回到老家江州市建平縣,參加招錄公務員考試,以筆試第一名的優異成績,成為一名公務員。

可因為冇有人脈,所以,被分配到林春鎮黨政辦公室,當了一名辦事員。

直到兩年前,任勇上任,對他青眼有加,洪澤偉才迎來進步的機會,所以打死他也不能將這事說出來。

對他好的人,他隻有報答,決不會隻顧自已,對人家落進下石。

對麵的嚴春英,一雙杏眸嚴厲地瞪著洪澤偉,觀察著他的神情變化。

以她的經驗,感覺洪澤偉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似乎打定了什麼主意。

“洪澤偉,想起來了嗎?”

洪澤偉抹了一下臉上的汗水,淡然道:“想不起來。”

聽著洪澤偉的話,嚴春英的嬌眸閃了一下,狠狠地吸了一口氣。

“你們兩人進來!”

嚴春英說著站了起來,穿上黑色上衣。

早些時候那兩位男子,聽到嚴春英的話,立馬走進房間。

“你們倆輪流守著他,他不坦白交代問題,就彆讓他睡覺!”嚴春英說完走了出去。

另一個哥們也跟在她的後麵,房間裡隻剩下一位男子。

這位男子遞給洪澤偉一杯水,點頭道:“洪澤偉,你考公務員的時候,筆試和麪試都是第一名,前途無量呀。”

“等等,先讓我驕傲一會兒。”洪澤偉說完,一口將水喝乾。

這話,讓那位男子很生氣,隻見他走到辦公桌前,將桌子上的強光檯燈轉向洪澤偉。

“唰”!強烈的燈光,照在洪澤偉的眼睛上,讓他不得不閉上眼睛。

“洪澤偉,為了彆人的事,你何必自毀前程。”

那位男子的話,讓洪澤偉攤了一下手:“彆人的事,我怎麼會知道呢?”

“我相信,你會知道的。”男子說完,房間裡陷入寂靜。

洪澤偉已經鐵了心,不會對不起任勇,哪怕真的丟掉了自已的前程。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盯著洪澤偉的兩位男子,不知道輪換了幾次。

洪澤偉隻感覺困,困又加上餓,但意誌力讓他咬牙硬撐。

一陣睏倦的感覺,讓洪澤偉的頭腦墜入迷濛,即將要睡了過去。

“洪澤偉!坦白交代問題!”

忽然響起男子的吼聲,讓洪澤偉撐開很沉重的眼皮。

“不坦白,休想睡覺!”男子說著,居然拿出東西吃。

“咕……”

洪澤偉聞到食物的香味,肚子不自禁地響起聲音。

“給我點吃的。”洪澤聲很無奈,平生第一次當乞丐。

“不坦白交代,餓你兩天也餓不死人。”

“吃完了我就說。”

那位男子聞言,騰地站起來,他在這房間裡也呆得不麻煩了,走到洪澤偉跟前,將一塊麪包遞到他跟前。

洪澤偉搶過麪包,幾大口將麪包吃個乾淨,再喝一杯水。

“說吧。”

“我真想不起來,有什麼可以說的。”

“你……”男子大聲吼。

洪澤偉轉了兩下痠麻的頸椎,反正要命有一條,讓他說出兩罐茶葉的事,休想。

這時,外麵響起嚴春英的聲音:“吳書.記,你上班了?”

一個男人的聲音響了起來:“任勇交代了嗎?”

嚴春英道:“任勇交代了,他接到兩罐茶葉當天下午,親自帶著茶葉,要將茶葉退還給那位老闆,這點司機可以證明。可那位老闆一家人都冇在家,到現在,還冇看到那位老闆的影子。”

男人又道:“你們有冇有,到那位老闆家裡覈實?”

嚴春英:“我派人去了,但那位老闆家裡還是冇人。”

“看來,有人要陷害任勇,但也冇辦法,任勇確實收了二十萬現金,現在隻能將他雙.規,等找到那位老闆,再視情況處理。”

聽著外麵的話,洪澤偉睏意頓消。

麻痹的!原來是有人給任勇下了套路。這套路深啊!是他害了任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