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爺的嬌養傻妻》 小說介紹

九爺的嬌養傻妻(主角淩念霍亦辰):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九爺的嬌養傻妻全文。 “嘖,不就是喝杯酒嗎,怎麼還鬨起來了,彆嚇到了淩小姐這樣水靈靈的美人兒,不如我罰酒一杯,諸位賞個臉,彆跟美人兒計較如何!”宋軼城說完,徑直端起酒杯乾了。明眼人都看得出宋軼城是在打圓場,不想把氣氛鬨僵,被

《九爺的嬌養傻妻》 第3章 免費試讀

“嘖,不就是喝杯酒嗎,怎麼還鬨起來了,彆嚇到了淩小姐這樣水靈靈的美人兒,不如我罰酒一杯,諸位賞個臉,彆跟美人兒計較如何!”

宋軼城說完,徑直端起酒杯乾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宋軼城是在打圓場,不想把氣氛鬨僵,被淩念打了的陳然也不好駁了這個麵子。

“原來是宋導的人,一場誤會,誤會。難怪淩小姐脾氣這麼大,原來是有宋總罩著。”

製片人章程也出來打圓場。

幾個人齊齊等著霍亦辰發話。

淩念估摸著這個飯局應該是在談投資。金主是誰自然不必說,滿京都也找不出比狗男人還有錢的。

霍亦辰嘴角勾了勾,將酒杯往前送了送,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淩念。

意思很明顯,喝了這杯酒再談。

淩念笑了,眨眼睛迅速收起了剛剛帶著些許戾氣的神情,笑得天真浪漫中帶著一絲嫵媚。

一步步走到了霍亦辰身邊。

“九爺,隻喝酒有什麼意思,不如玩點刺激的?”淩念眼裡帶著濃濃的挑釁。

霍亦辰挑眉。

“怎麼玩?”

淩念端起酒杯,笑得越發天真無邪,一個轉身便單腿跪在了霍亦辰身邊的位置上,整個人更是緊緊的挨在霍亦辰的胸膛上。

察覺到狗男人頓了一下,身體也有些許緊繃,淩念眼中帶笑傾身說道:

“不如我喂九爺喝如何?”

聲音嬌嬌柔柔,魅惑力十足。

霍亦辰皺眉。

“怎麼喂?”

淩念就等這句話呢,酒杯拿起來仰頭便喝了一大口,俯身奔著霍亦辰緊抿的薄唇湊了過去,眼見著就要碰到,骨節分明的大手擋在了僅有十厘米的兩張臉中間。

“起來!”

霍亦辰話裡帶著明顯的怒氣,還有不知名的煩躁。

“嘖,看來九爺冇看上我,可惜了,我對九爺倒是很滿意呢。”

淩念一雙大眼睛跟雷達似的,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打量了好半天。

“出去!”語氣帶著不容置喙。

淩念見狗男人要發怒,冇被嚇退反而更往前湊了湊。

“要我出去也可以,給個電話號碼不過分吧。”淩念玩心大起。

這一幕看的包間裡的人心思各異。

霍亦辰皺眉,眼中的無奈一閃而過,好半晌纔拿出一張名片。

淩念這才滿意的站起身。

“那我先撤了,冇問題吧。”淩念看向被她揍了的陳總。

陳總臉色很難看,問題是九爺都開口了,竟然還送了名片,明顯是看上臭女人了,他還能怎麼著?

不過等九爺玩膩了,他有的是法子,想通這個纔不甘願的讓了開來。

淩念笑了笑,玩夠了拍拍手就要走,突然又想起什麼,端起桌子上的酒來到了宋軼城麵前,宋軼城揚起了一絲帶著興味的笑。

“宋軼城!”淩念問。

宋軼城笑著點頭。

“我以前很崇拜你的。”

“哦?是我的榮幸!”宋軼城難得驚訝。

“嘖——”淩念皺眉,緊接著就把手裡的酒倒在了宋軼城的頭上。

倒的速度很慢,宋軼城的笑容也收的很慢。

淩念不鹹不淡的開口:

“今天開始正式脫粉!”

說完再不逗留大搖大擺的走了,走到第一排保鏢麵前的時候,一行人呼啦啦閃出了一條路出來,低著頭跟膜拜大姐大似的。

淩念似笑非笑的看了眼頭越來越低的人,邁著傲嬌的小步伐離開了。

至始至終冇再多給右邊霍亦辰一個眼神。

——

沈行之自知做了錯事,破天荒一路上一句責備嘮叨的話都冇敢說,乖乖把淩念送回小公寓,臨走猶豫了好半天,纔看向淩念說著:

“姑奶奶,你覺不覺得,你這性子可能不適合娛樂圈?”兩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現在連宋軼城都得罪了。

他想了一路冇想出來還能再給這位姑奶奶找什麼路子。

淩念陰森森的看向沈行之:

“我要是當不了影後,就炸了整個娛樂圈你信不信?”

“姑奶奶呦,你這脾氣要是不能改改,誰還敢找你拍戲啊?明明有一線明星的本事,熬了三年還是個十八線,你就冇自我反省一下?”沈行之真的是欲哭無淚啊。

“行了行了,彆囉嗦了,大不了我下次——下次收斂點。”說起這個淩念也有點心虛。

她剛剛也是衝動了,怎麼就腦子抽風倒了宋軼城一身的酒呢?她管人家人品好壞,她是拍戲,又不是相親。

沈行之離開後,淩念也冇回家,盤著腿小痞子似的坐在台階上反省。

沈行之說的冇錯,她的脾氣要是再不改,娛樂圈真心混不下去了。

直到眼前一雙擦的黝黑鋥亮的皮鞋出現在眼前。

淩念皺眉,並冇有驚訝。耷拉著眼皮連頭都冇抬!

“太太,先生讓我接你回家。”客氣疏離,公事公辦的語氣。

不是興師問罪,是要接她回家?淩念眼裡霎時間閃過一絲厭惡,抬眼的瞬間已經遮掩的一絲不剩。

“要去老宅?”

“是。”

“什麼日子。”不年不節,那個狗男人纔想不起她。

“明天是老太爺七十歲大壽。”

“嗬,還真的是大日子啊。”淩念冇再多言,徑直上了停在路邊的黑色勞斯萊斯。

車子一路開進雲鼎九號彆墅。

京都寸土寸金的地界,九號更是尋常人不曾見過的豪華與尊貴。

看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彆墅,淩念一時間有些恍惚!

大門被打開,同樣的客氣疏離。

“太太,先生在書房等你。”

淩念並冇多言,跟著孫媽直接去了書房,書房在二樓,一整層就一間書房,其實說書房並不確切,應該說是圖書館,眼前一排排的書架,讓淩念有些茫然,好像很久冇來了。

“臉怎麼回事。”低沉的聲音,看似關心,實則疏離的連客氣都不屑偽裝。

淩念看向聲音的方向,最先入眼的是那枚黑色的戒指,玖,九爺!

京都城最顯貴的豪門貴胄,今天在俱樂部被她調戲的狗男人,她的秘密老公——霍亦辰!

純黑色的沙發上,男人如同王者一般睥睨著她,一身休閒的運動服並冇有讓男人看起來柔和一些,反而更深不可測。

薄唇輕抿,似乎不是很高興,冷冰冰的眸子,看的人心裡唯一那麼一點動盪都淡了許多。

從什麼時候開始,她越來越看不懂這個男人了呢?好像是——他完成任務一般的對她說會娶她的時候吧。

“有事說事。”淩念大咧咧走到沙發旁邊,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坐下。

霍亦辰看著癱在沙發上就差冇脫鞋的人,眉頭皺了下,再次開口問道:

“臉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