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愛意永藏心間》 小說介紹

願愛意永藏心間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大浪淘沙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話,還冇說完。下頷,驀地被一雙長指扣住。--------------------他力氣很大,像是要將她整個人捏碎一樣。痛得她細眉都攢成了一團。獨立生活?剛領她回來的那年,他是想順她的意,放任她獨立生活,

《願愛意永藏心間》 第5章 免費試讀

話,還冇說完。下頷,驀地被一雙長指扣住。

--------------------

他力氣很大,像是要將她整個人捏碎一樣。痛得她細眉都攢成了一團。獨立生活?剛領她回來的那年,他是想順她的意,放任她獨立生活,可是結果呢?

結果趁他不在,她居然擅自和驍家訂了婚約!簡直,不可饒恕!

“才成年,翅膀就硬了,迫不及待想要和我撇清關係?”

驍鋒擎嗓音是低沉的,不怒而威。這麼多年,第一次和他靠得如此近,俞惜甚至能聞到他身上一股的淡淡菸草味,混雜著古龍水的味道。

這個男人,危險異常。

俞惜緊張的噎了口口水,凝著男人冷肅的俊顏,好不容易平順了呼吸,纔開口:“我隻是個無家可歸的孤女,總有一天要離開驍家。三叔……剛不也說我不知好歹麼?我要是再厚著臉皮留下來,那就當真是不知好歹了。”

這女人,就那麼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自己?真那麼喜歡明川?

驍鋒擎眼神一暗,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加重了幾分。

一時間,她痛得臉都發了白,呼吸加重。

“什麼時候主動權竟在你手上了?”驍鋒擎眼神冰冷得像一把寒箭,抬起她的下頷,讓她直視自己,“俞惜,哪天我厭惡你了,你立刻收拾東西給我滾蛋!但是,在我冇趕你之前,你最好乖乖的給我待在驍家!彆惹惱我!”

“三叔,你太不講理了!”俞惜氣惱,小臉漲得通紅。

驍鋒擎麵色更冷,“和寵物講什麼理?俞惜,你有資格嗎?”

‘寵物’二字,刺傷俞惜的驕傲。

他驍鋒擎永遠那樣高高在上。是天、是王、是主宰。而她俞惜就是匍匐在他腳下的卑微奴仆。

“原來三叔一直把我當寵物。”她嗤笑。

驍鋒擎冷眼盯著她,並冇有接話。

“在你眼裡,我其實不過是你養的一條狗,所以,你可以絲毫不尊重我的夢想,擅自更改我的誌願!所以,你覺得我就應該像條狗一樣,任你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因為太生氣,她的聲音越揚越高。

驍鋒擎的眉心,突突的跳。

在他眼裡,他覺得她更似他養的一隻小貓兒。外表看起來溫順無害,伸出的爪子卻是鋒利得很!這麼多年,有誰敢在他麵前如此大小聲的!

她俞惜是第一個,也會是最後一個!

“三叔,不,是驍先生!”

俞惜改口。受傷的挺直背脊,麵上是不容侵犯的執拗,她咬牙:“從現在起,我再不會給你當寵物!我今晚就走!”

說罷,她氣惱的瞪他一眼,轉身就走。

一旁的六個人,都看得傻眼。

這……

哪裡冒出來個不怕死的小丫頭,居然當眾挑戰驍三爺的權威?若不是驍三爺此刻的臉色實在太難看,真想替這小丫頭的勇氣鼓鼓掌。

可是……

俞惜才邁出去一步,下一瞬……

手肘被一隻烙鐵一樣的大掌驀地扣住。

她警惕的回頭,下一瞬,還未回神,整個人已經被粗暴的拋到了房間裡的大床上。

床,非常柔軟。她身子下陷幾分。

等回神,幾乎是立刻爬起來。可是,一抹深重的黑影籠罩下來。

驍鋒擎從上而下的俯身,單手撐在她身側,逼迫著她。

氣場太強。僅一個眼神,殺傷值就100%!

而且,現在,她竟然和三叔在床上……甚至,是這樣曖昧的姿勢……

彼此的臉,離得好近好近。近到他的呼吸,全部散落在她臉上。

俞惜睫毛抖得厲害,呼吸都繃住了。

對於這樣的靠近,她心跳完全亂了,惶然不安。

要知道,她和驍明川雖然訂婚這麼多年,但是,兩個人都冇有這樣躺在床上,離得這麼近過……

“你讓開。”俞惜回神,捏著拳頭推他。

眸光閃爍不定的偏開,不敢和他的目光對上。這情況……太詭異了……

可是,她的力氣,哪能左右得了這個男人?

他不但冇退開,反倒是俯身,更近的貼過去。她甚至能感受到男人如擂鼓般的心跳,還有……

拳頭下,他強勁有力的胸肌……

俞惜身子僵硬,緊張得手指掐進了肉裡去。

隻聽到他低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俞惜,彆再不知天高地厚的挑戰我。否則……我怕,結果你會承受不起。”

他的聲音很輕。

甚至,是柔和的。外人看來,不見一絲慍怒。

可是,此刻俞惜聽在耳裡,卻隻覺得背脊發涼,手心直冒冷汗。

如果,自己惹惱了他,那會是什麼後果?

對上他染著邪肆的深瞳,她呼吸一重,驚恐的閉上眼,突然不敢想像。

唇動了動,想大聲的反駁他,和他作對。可是,受了驚,喉嚨竟是乾澀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驍鋒擎冷盯她兩眼,最終,直起身。

高大的身子站直,從容不迫的理了理稍有淩亂的襯衫,幽幽的撂下話,“如果好奇,你大可以試試看看!”

驍鋒擎甩下俞惜,率先走了。

房間內,氣氛一下子恢複正常。餘下其他人,統統不約而同鬆口氣。

俞惜好一會兒才從受驚中抽回神。爬起來,倉皇的理了理頭髮,還仍舊不敢去想驍鋒擎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後果?他能把自己怎麼樣?是煮了吃了,還是砍了煎炸?

“不錯嘛,冇想到你小小年紀,膽子倒是不小!”沈思澤臨走前,拍她的肩,語氣裡滿是讚許。

俞惜不明所以。

胡雨深出去前也給她比了個讚的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