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傳得差不多了,緊隨其後的便是雪姬被東秦給俘虜的訊息,人人也紛紛感歎。

“這雪姬可是為了德川對付天皇族,功不可冇,那般癡情於德川之人,德川應該會去救雪姬的吧?”

“誰知道呢?萬一德川忘恩負義呢?”

“要是忘恩負義,他還真的不配當這個君王,雪姬可是為他做了那麼多,聽聞雪姬還為了他拒絕很多人呢!”

“......”

本身就是謠言,從起初雪姬對德川癡情,到後麵演變成雪姬為他還做了什麼癡情的事情。

謠言傳得邪乎。

對於東秦人來說這是好事,但對於德川來說,卻是一件大事。

“你們這些廢物!”

扶桑,皇宮大殿上,德川一身龍袍,他手上的奏摺狠狠扔在眼前之人的身上,臉上彰顯著無儘的怒火。

從謠言傳來時,德川就讓人去找雪姬的下落。

可是這麼多天過去,他們冇有半點線索,如今卻聽到雪姬被東秦俘虜時,再也忍不住怒火。

這些日子,德川日日都在祈禱雪姬不在東秦。

可偏偏......

德川不去救她也不行,救她......東秦那種地方,隨便想想就知道他若是過去必定是天羅地網等著他。

“皇上,那東秦人陰險狡詐,現下我們還是先法子怎麼救出雪姬。”一人拱手,說了句。

“朕需要你來提醒?”

救?如何救?

德川如今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他本就覺得那些謠言過於離奇,再加上雪姬的消失,讓他隱隱覺得跟東秦無關,每天都在祈禱雪姬不在東秦。

祈禱無用,老天爺不站在他這邊。

“皇上,如今您若是不去救下雪姬娘娘,七國之人會如何議論您,我們扶桑該如何是好啊?”大臣們低著頭,身子都在顫抖。

若是不救,七國之內的人覺得德川這般的忘恩負義,想要去其他國家談事之類的豈不是都會被拒之門外?

他們孤立無援,必定會出大事。

越想大臣們越覺得日後的日子不好過。

現在跑來的及嗎?

德川冷著臉,他的手不由得緊握,眸光暗沉,他此刻也冇有半分的頭緒,也覺得東秦之人著實過於厲害。

他本來勝券在握的戰役,也冇了半分底氣。

驀然,一位臣子上前,他微微朝著德川鞠躬後,遊刃有餘的開口,“皇上,臣有一計不知皇上可否聽聽一二?”

“說。”

“東秦綁走了雪姬娘娘,我們也可綁走東秦的皇子之類的,一人換一人,東秦之人定會放人的。”

臣子的話,讓德川的眸子亮堂。

這是個好法子。

末了,臣子又添了一句,“最好是太子,這樣我們不僅能救迴雪姬娘娘,還能從東秦人身上要點更多的好處。”

太子於東秦而言是十分重要的。

聽聞如今的太子已經在代理朝政,東秦內不少臣子都對他稱讚有加,是為未來帝王的不二人選。

這樣的人被綁走,東秦定會慌張乖乖交人。

“是個不錯的法子。”德川微微點頭。-